榨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榨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校园爱情故事错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4:46 阅读: 来源:榨汁机厂家

“我喜欢那个女生!她好可爱!”

羽满脸甜蜜的望着对面,脸上装着幸福和丝丝害羞。

我顺着他的眼光望过去,在桥下方不远处,有一群女生围坐在草地上开心的嬉笑着,可爱的女生?他指的是——

“柯!柯!她在看我!你看!”

羽拍打着我的手兴奋的叫起来,然后朝又对面痴痴的招了招手。

我又朝那群女生看了过去。

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女生看着我们这边害羞的笑着,粉嫩的脸上立刻泛起了两片绯红,她的大眼睛微微往下垂,洋娃娃般卷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她嘴角的笑带出了两个小小的酒窝,牵醉人心,她的目光在羽那停留住,似乎已经感受到羽对她的好感。

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叫做‘嫉妒’的滋味。

“喜欢就去追吧!她好象也很喜欢你!”

我望着一脸幸福的羽丢下一句,独自走下桥了。

“真的吗?她真的有喜欢我吗?柯…”

背后传来羽开心的欢呼声,痴痴傻傻的却叫人羡慕!

我漫漫的走在河边的石子路,漫漫的享受着孤单,或许我的一生会这样漫漫的度过吧!

“哈哈…”

岸边的草地上传来刺耳的嬉笑声,我抬起眼皮,一群让人厌烦的女生在草地上手舞足蹈的打闹着,这种引人注目的方式,打破着舒适宁静的气氛,有些让人不爽!

脑海里浮现了刚刚的那个女生,那个可爱的小女生,为什么她的笑会让人觉得很自在,让我觉得有些心动…

我冷冷的瞟过一眼,继续往前走。

或许这个世界需要有一个永远安静的地方,没有人会去打扰,喜欢孤单的人都应该活在那!

我,为什么这么孤单!

“柯!你在这呐!告诉你一件事!”

羽急冲冲的跑到我身边,看他欣喜若狂的样子,我似乎猜到了他要说什么。

“昨天那个女生,就是我说…很喜欢的那个…”羽有些不好意思的傻笑了笑,“她告诉我她的名字了!而且,她居然和我们在同一栋教学楼呢!呵呵!”

“那很好啊!可以经常看见她!”

我看着解剖书中的尸体淡淡的说到。

“你不知道,她看着我说话时害羞的不停掰着手指,羞答答的样子好可爱哦!还有她的声音真好听啊!特别是说她自己名字的时候,名字又好听,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更好听了…”

羽完全陶醉在自己的甜蜜回忆中,凝望着空气有滋有味的说着。

“她叫什么名字!”

我打断他的话,马上又对自己的问题感到有些后悔。

“呃…哦…”,羽虽然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喜悦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放到我面前,“看!我把她的名字写在上面了!”

一股清香扑鼻,我往纸上瞟了两眼,那是一张飘满点点红心的信纸,大大小小的写满了‘安心’。

安心?很有意义的名字!她的父母应该是希望她过的幸福,能让他们安心吧!

“怎么样?很棒的名字吧!呵呵!”

羽将纸轻轻的折起放回到口袋,他的心情全都挂在了脸上,幸福、喜悦、甜蜜,还有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得意,我的心顿时感觉烦闷。

“你的作业不准备完成了?”

我丢下一句拿起桌上的解剖刀。

“噢!糟了!”

羽顿时僵住笑容,焦虑的皱着眉跑回他的座位。

我抬头看了看羽的背影,他真的很幸福!希望他会一直幸福下去。

燥热的天气,烈日的暴晒让整个篮球场安静的找不到人影,我独自享受着宁夏的孤单,虽然胸口闷的慌,可我还是很感谢老天!

我用最后的力气将手中的篮球灌进篮中,无力的靠坐在篮球架上,闭上眼大口喘着气,我很累,一直都觉得很累.

“要喝水吗?”

一个声音突然从耳边响起.

我察觉到这不是幻觉,于是我睁开了眼.

一张笑的很甜的脸出现在我面前,一瓶冰冻的矿泉水递了过来,我立刻坐起了身,怎么是她?那个叫安心的女生!

“给你!”

她又笑着将水递了递,我迟疑了下,还是接过了.

“我们见过的!你还记得吗?”

她挨着我坐了下来,我不自在的扭过了头,大口的灌着冰凉的水,我的心却暖暖的.

“羽应该在寝室!要电话吗?”

我没看她,淡淡的丢出一句,这么大热天,跑到这边来找我,不就只有一个原因嘛!只是觉得她为什么不直接点.

“呵呵!你怎么知道我要找羽啊?”

她直盯着我,顽皮的笑着,我却觉得不舒服,让我觉得很不自在——近距离的被她注视着.

“你流了好多汗哦!”

话音刚落,一只手轻轻的划过我的视线,停在我的额头,我一惊!往后退了退,扭头看着她.

她睁着大眼睛害羞的抿了抿嘴,手缩了回去.

我的脑海浮现了桥边她和羽深情对望的场景,那一刻,谁都能看出他们喜欢彼此,而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可怜我吗?

我没说话,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冷冷的站起身.

“谢谢你的水!”

“站住!”

她跑到我面前显得有些生气,或许我的冷漠她并不习惯,我也并不打算让她习惯.

我停住脚步,依然冷冷的瞟了她一眼.

她咬着嘴唇微张了张嘴,用一种我已经习惯了的眼神望着我,我理解她的无语,最后她扭头丢下一句‘再见!’便走开了.

大概是看在羽的面子上才没有多说什么吧!我静静的站在原地,听着她慢慢走远的脚步声.

今天是周末,羽却比往常起的还早,似乎有不错的活动,我靠着桌子,翻着解剖书看了看他.

“铃…铃…”

身后的电话在寂静的寝室烦闷的响了起来.

“喂!”

我随手抓起话筒,不想再听见它催命般的铃声.

“你好!我是安心…”

安心?我不等她说完,将话筒丢在了桌上.

“羽!找你的!”

我丢下手中的书,冲羽叫了声,无聊的走出了寝室.

我迈着无力的脚步走到桥边坐了下来,冷冷清清的草地突然让我觉得寂寞,确切的说,我一直都很寂寞.

在这所医学院,除羽之外,我没有其他朋友,事实上是没有人会想和一个冷漠的像死人一样的人做朋友,我习惯一个人生活着,孤独是我唯一信赖的朋友,它和我一样,喜欢沉默的活在这个世界,安静的享受孤单.

羽是天生的乐观派,他的快乐让我觉得很好奇,他有很多的朋友,因为只要看见他阳光朝气的笑容,所有的人都会被吸引,他带给大家的快乐似乎永无至尽,和我恰恰相反.

会和羽成为朋友,只是有时候想想,觉得的我的世界应该需要一个这样的人,我并不想活的像个死人.

抬起眼皮,看着对面走过几对情侣,手牵着手悠悠的漫步在草地,彼此对望的眼神,言语中吐露出来的甜蜜,我突然想到自己,像我这么冷漠的人,可能永远都不会体会的到.

尽管这样认为,脑海中却再一次浮现了安心的样子.

我立刻闭上眼睛,不能这样,她和羽才是一对!也只有羽——才能给她快乐!

“咚…咚…”

深夜的寂静被一阵重重的敲门声打破.

我起床打开了门,醉醺醺的羽倒在我怀里.

羽抬起头看着我,傻笑了笑,又用力推开我,东倒西歪的朝里走去.

他怎么了?不是跟安心出去了吗?怎么会喝这么多酒?

“你怎么了?”

我走过去,拽着他将他摁到了椅子上.

“我…我没事!”

羽的样子并没有醉,兴许是酒喝多了头犯晕,行吧!让他睡觉吧!

我走到阳台取下他的毛巾打湿了递给他,洗个脸会舒服些,我也有醉过的历史.

羽接过毛巾却捂着脸笑了起来,可我看见毛巾遮盖的脸上却是在哭,他咬着毛巾发泄着.

虽然觉得奇怪,但我并没有去阻止他,每个人都有发泄的方式,也许他真遇上了不开心的事,让他用自己的方式去发泄吧!只要别咬舌头就行!

什么事会让他这么伤心?和安心吵架了吗?

人的心是最脆弱的,受了伤也是最痛的,感情上的小伤害,哪怕只是吵嘴,都会带来很大的痛苦,因为对方是自己爱的人啊!这一点,我理解他!

“柯…她真的很可爱…呵呵…我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女生…不想伤害她…真的不想…你知道吗?” 羽的样子很是无奈,他的痛苦我也感受到了,或者他们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听羽的话,是他伤害了安心?

“你们到底怎么了?”

羽一个男生都伤心成这样,被伤害的那个,岂不是更糟!

面对我的问题,羽并没有回答,而是一头倒在了桌子上,或者他不想回答,或者他的心也正难受着,也或者,他累了.

我拿了件衣服盖在他身上,让他睡吧!不管怎么样,那是他们之间的事!

“你还没有死心吗?”

在楼梯转弯处,我意外的听见了羽的声音,好奇心让我停下了脚步.

“我不会轻易放弃的,因为我是真心的!不过还是谢谢你!”

是安心!

“你知道你这样做…我的心在痛吗?难道你…”

“对不起!”

接着,我听见离开的脚步声,她走了?

究竟是什么事情?听起来两个人都像是受害者!

我想了想,从另一个出口走了出去.

“安心!”

我朝前方正经过的安心叫了句.

她听见声音停住脚步,转头看见我,笑着走了过来.

“第一次听你叫我的名字哦!谢谢啦!”

“我只是来跟你说句话!”我避开她的目光,心跳有些乱,“羽是个很好的男生,珍惜他!”

“我知道,可是我…”

“我说完了,走了!”

我迅速丢下一句转身走开了,我害怕她听见我不安分的心跳!

“柯!” 迎面而来有个很甜的声音在叫我.

一抬头,原来是安心!

“呃…早上好!呵呵!”

她甜甜看着我笑着,我一时间无措,朝她沉默的浅笑了笑便走开了.

我居然笑了!而且还是朝她!想到这,我隐约感觉自己有点变了.

过了好几天,羽的心情看起来越来越好了,上起课来都比往常精神了许多,还经常能在教学楼的楼梯与走廊看见他们在一起的身影,看来他们已经和好了.

中午午休,我一个人在寝室躺着,羽最近都比较忙,常常不在寝室,我也习惯一个人.

“铃…铃…”

电话扰人的响了起来.

“喂!”

我缓缓的拿起电话,猜想着是谁打来的.

奇怪的是电话那头,没有任何声音,我不由皱起了眉.

“喂!哪位?”

我再次冲电话那头叫了声,难道是有人恶作剧?

“啊…救命…”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尖叫,我的神经崩紧了——是安心的声音!

“安心?是安心吗?你怎么了?你在哪?”

我有些慌了,急切的对着电话大叫,感觉有种不详的预感.

“柯!快来解剖室!”

羽的声音突然从电话里传出,接着便断了线.

来不及想了,他们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我丢下电话,急急忙忙跑向解剖实验室,到底出什么事?

……

“羽!安心!你们在哪?”

我边冲进解剖室边大声叫到.

进去后看到的一幕却让我愣住了——有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躺在我的解剖台上.

“救…我…”

那声音微弱的让人几乎听不见,可我还是听见了——那是安心的声音!

我颤抖的走过去,眼睛顿时被泪水模糊了.

真的是她!她脸色那么的惨白,微微颤动着嘴唇,竟被脱的一丝不挂摆在了解剖台上,在她洁白的身体上,我那把该死的解剖刀此时正插在她的胸口,浑身都是被刀划过的伤口,血不停的从伤口流出,她满眼泪水痛苦的说不出话,在见到我之后,她似乎有些激动,嘴唇张合着想和我说什么.

“怎么会这样?是谁把你弄成这样?”

我望着她胸口的解剖刀,恨不得把它拔出来,可是我知道不能!那个往日可爱纯洁的安心,这样痛苦的躺在解剖台,而我却束手无策,看的我要崩溃了!

到底会是谁干的!

对了!羽呢?

我朝四周看了看,羽并没在解剖室,难道他去喊人帮忙了?

“柯……”安心颤抖着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快…走…走!”

“别说话!我去找人来帮忙!你先忍着!”

我脱下衣服轻轻给她盖在身上,替她擦去了眼泪.

“柯……”安心痛苦的叫了一句,“是羽…”

“羽?”

安心的意思是羽把她弄成这样吗?

可是!怎么可能呢?他们不是一直都很好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会变的这么严重!

“我…真…真的…很…”安心泪水又浸湿了眼眶,痛苦的闭了闭眼,字字艰难的喘着气,“喜…欢…你…”

我愣住了!

安心却在这时吐出一口鲜血,无力的垂下了眼皮,没有在痛苦的颤抖,而是静静的躺在那!

“安心?”

我俯下身抱住了她——她死了!

“安心!我…”我哽咽了下,把那句话吞了回去,“谢谢你!”

“别动!”

门口闯进一群人,一个个拿着枪指着我,在门口,我看见了偷笑的羽,此时他看我的眼神竟是充满了敌意,我想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没有说话,静静的抱着安心!她和我一样,需要安静!

“记得我们第一次在桥上见到安心的时候吗?后来我主动去找她,呵—我准备跟她表白她居然跟我说她喜欢你!还傻傻的让我帮她,我当时的心情你知道是怎样的吗?”羽自嘲的笑了笑,“不过我答应她了,因为我只有假装答应她,才能天天和她见面啊!”

我跌坐在墙角,被铐着双手,盯着眼前此刻看起来很丑陋的羽.

“可是我一直跟她说你不喜欢她,甚至讨厌她,她就是不肯放弃,我不明白,你有什么好?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跟解剖室的死人一样!一个整天不说话的怪胎!凭什么安心就会喜欢你!你根本就配不上她!”

“闭嘴!”

我现在一听见解剖室就想起可怜的安心,我的心就痛的不能呼吸!

“怎么?你也喜欢安心吗?呵呵!我让她死在你的解剖台上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别恨我,我有给她机会!是她不识相,硬是丢掉自己的性命,如今,你们两也有伴了!哈哈…”

“哈哈……”

我的心已经痛的没有力气再跳动,连我自己都想嘲笑自己,我一直封闭自己,就是害怕受伤,一直活在一个人的世界保护自己,没想到最后,我不仅没保护到自己,还伤害了一个爱我的人,直到最后一刻,我都没有对安心说出我的心里话,没错,我是个只会搞封闭的怪胎,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不该活在这个世界,现在兴许是一种解脱.

安心!对不起!一直都是我错过了你!

对不起!

如果你没喜欢上我,而我也没喜欢上你,那该多好!

我的心口一阵绞痛,一口腥咸的血顿时从喉管涌上—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