榨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榨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狍子趣话之猎狍子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11-22 10:48:11 阅读: 来源:榨汁机厂家

  四十年前,家乡的狍子多的数不过来,出门就能撞见三五成群的狍子,最多时达到上百只。老辈人常说,“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就是对当年北大荒的真实写照。

  那时还没有禁抢的说法,几十元钱就很容易买到一杆土枪。土枪做的五花八门,有长有短。枪筒越长,枪砂射得越远。装在枪筒里的火药是黑色的。这种火药走的是一条线,不像螃蟹那般横着走,不用担心枪筒爆炸。装药时,把枪立在地上,用牛角一点儿一点儿往抢筒里倒。差不多了,再装枪砂。然后捅里面一点儿纸,防止倒背抢时,枪筒里的火药倒出来。

  猎狍子最好是下头场雪后。雪下得越大越好,最好是大雪能把山里的沟沟坎坎都盖严,平地里的积雪也足有一米多厚。狍子陷在雪窝里拔不出腿,眼睁睁地让人们生擒活拿。打狍子往往是在夜晚,三四个人扛两三杆枪,拿只加长的手电筒,到荒山脚下狍子藏身的地方,往往走一趟就能打十来只狍子,甚至能连窝端。夜晚打狍子比白天容易得多,电筒照在狍子的眼睛上就像照在一对绿灯泡上,反射出绿莹莹灯光。若不咋说傻狍子呢,手电筒照在狍子的眼睛上时,它竟一动不动,傻怔怔地站在那里等着挨打。枪声一响,便一个跟头载倒在雪窝里,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蹬了几下腿,便一动不动了。说来也怪,群狍听到枪声竟不知道跑,仍傻怔怔地等着猎人装枪,待轮到下一个狍子挨抢子时,仍是傻怔怔地不知道躲闪。

  也有空手而归的时候。有年深冬夜晚,我们跟狍子踪时跟错了,那群狍子已被别的猎人赶尽杀绝了,我们赶了个“马后炮”。无奈,只好扫兴地往回走。就在这时,我看见不远处的一株老柞树的树杈上似乎放着什么东西。跑过去用手电筒一照,才发现树杈上放着三只狍子。最上面的狍子的头上还扣着一顶破狗皮帽子。大哥说:“这是村里李二憨的帽子。不用说,是他猎到的狍子,带不回去了,才放在树杈上的。“咋办?是不是把那三只狍子带回去?咱也不能空手回去呀?”“不行,不能动!李二憨的老婆太爱骂人,不能因为着三只狍子让她给骂个狗血喷头,往后咱还咋在村里待着?”二哥说。这时,我脑子转得快,赶忙接上话茬:“把这三只狍子带回去,正好咱哥仨儿一家一只!至于李二憨老婆那张臭嘴,我自有办法给她堵上!”“啥办法?”大哥二哥同时不解地问。“把她的弟弟找来,一块吃狍子肉,让他的姐骂自己的弟弟,她还能骂出口?”

  就这样,我们哥仨儿把李二憨猎得的三只狍子扛回家,飞快地剥光了狍子皮,掏出内脏,又大卸八块,三只狍子的肉都扔到锅里炖了。我则一路小跑去找李二憨的小舅子来吃狍子肉。

  李二憨的小舅子正在家睡觉呢,一听请他吃狍子肉,顿时打起精神。有道是,不吃白不吃,白吃谁不吃?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都难找。所以他二话未说,屁颠屁颠地跟我来了。来了还问:“在哪里猎到的狍子呀?”我告诉他!“反正是在半路上捡的,也不知是谁猎到的,放在树杈上让俺哥仨儿捡回来了。”也没告诉他,是他姐夫寄存在树杈上的。等喝酒吃狍子肉的时候,我对李二憨的小舅子说:“明天谁骂都算是骂她自己的家人,骂也白骂!”李二憨的小舅子此时光顾吃狍子肉了,还管她骂不骂的?“说得对!谁骂咱全当没听见,就当她骂自己的家人了!"

  第二天,李二憨去山里一看,自子的狗皮帽子还挂在老柞树的树杈上,存放的三只狍子却没了踪影。回家跟老婆一说,他老婆立即跑到街上大骂起来。她弟弟一听姐姐这番摇唇鼓舌,骂得嘴都直喷吐沫星子,立即就明白了,跑到姐姐跟前悄声说:"别骂了,乡里乡亲的,多难听啊!”“咋?你管这事干啥?”李二憨的老婆冲弟弟瞪起了眼珠子。“我要不是也吃了狍子肉,你就是骂三天三宿,我也不会来管的!”听弟弟这般说,李二憨的老婆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瘪了,恶狠狠地瞪了弟弟一眼,啪地一声关上了房门。再也没从屋里传出骂声。但我们哥仨儿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后来把猎到的狍子拿出三只来,由我送到李二憨家。李二憨老婆心知肚明,嘴上却说:“我无功受禄,心里不安哪!”嘴上这么说,从她那满脸堆笑的样子可以看出,她已是老汗王坐北京——心满意足了!

  其实猎狍子也挺危险的。我亲眼见我的好友张大愣没有猎到狍子,却把自己打伤的事。张大愣第一枪打伤了狍子,便边追边往枪里装火药。狍子被追急了,索性顾头不顾腚地往雪壳子里钻,越钻越深。张大楞见状慌忙把枪倒过来,蹲下身子握着枪管,用枪托猛砸狍子的后腰。没想到把扳机伸到了狍子的腿前,那狍子在乱蹬腿的当儿竟拨动了扳机,枪突然响了,枪砂从他的裆下呼啸而过。只听“妈呀”一声惨叫,张大愣双手捂着裆下倒仰在雪地里。细瞧,他的双手间正汩汩地往出滴血。当时把我吓呆了,也顾不得猎到的狍子了,背起张大愣就往山下跑。

  张大愣在县医院里住了一个月,医生说他的生殖器已保不住了,只能切除。张大愣含着泪花在抢救单上颤抖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就这样,他因猎狍子而丢掉了裆下的东西,变得男不男女不女。眼看着半辈子过去了,仍没讨到老婆。论长相,论个头,他哪样都行,可女方一听说他裆下那东西被切除了,二话没说,扭头就走,没有下文了。细想,哪个女人愿意跟他过日子?图的是啥呀?

  就因为这个,家乡的猎手们猎狍子时大多数不用枪了,而用网捉狍子。网有一米高,五十多米长。下雪后,在山边的榛子丛中先撑好网,然后边呼喊边用棍子敲打榛子丛,受惊的狍子撞到网上,便会被罩住。不过,我也见过狍子从网上跳过去的。我大哥就用这种方法猎到二十多只狍子,没舍得杀,全部圈养起来,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狍子专业户。家乡有“母牛生母牛,三年五个头的说法。”意思是说,养母牛繁殖得快,若是买到的母牛再生下母牛,到了三年的头上,就能变成五头牛了。养狍子也是这样,大哥的二十多只狍子没到三年头,就繁殖七十来只了。眼见着成群的狍子活蹦乱跳的,大哥整天抿着嘴乐。盘算着,这些活蹦乱跳的狍子,一到秋天就会变成五颜六色的票子,大哥的心里能不乐吗?

  这年初秋的一天,大哥把从小贩子手里讨来的卖狍子钱塞进草帽的帽沿儿里,边走边握着草帽沿儿搧着风,嘴里哼着“二人转”小调,心里比灌了密都甜。大哥揣着三千元钱回到家里,见家里黑灯瞎火的,便知道一定是老伴儿又怀疑自己在成天灌大酒了,早早关门闭灯睡觉了。大哥苦笑了一下自语着:“唉,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不喝酒,女人不上凑。她嘴上烦我,心里巴不得我搂她呢!”这样想着,听见狍子拱槽头,扭头一看,狍子的槽头没草了,就随手把草帽挂在那只母狍子的槽头上,赶紧抱了一捆榛子秸放在母狍子的槽头里。大哥刚想随手拿草帽进屋,又听见猪圈里的母猪哼乱叫。心想,这几天母猪该下崽儿了,便赶紧拿上手电筒到猪圈里察看。见老母猪躺在窝里又喘又叫唤,旁边已产下两个猪崽儿。大哥慌忙唤醒大嫂,让她帮忙给母猪助产。这个老母猪真争气,陆陆续续到天亮时,一共产下十三个崽儿,把大哥大嫂折腾了一宿没睡。见老母猪平安无事,大哥对大嫂说:“你先做饭吧,我想眯一会儿。”

  大哥一觉睡到八点来钟,大嫂才唤他起来吃饭。大哥起来舒展一下身子,又见母狍子扒槽头,便又挟一捆榛子秸往槽子里填。还未倒进槽子里,猛然间想到挂在槽头上的草帽和掖在帽沿儿里的三千元钱。扭头一看,他惊出一身冷汗:挂在槽头边的草帽不见了!大哥慌忙四下察看,槽边的四周也不见草帽的影子。钱让贼偷走了?这不可能,我守在院子里一夜没挪窝,别说是人,就是只狗也没见进院子里。大哥的脑海里有种不祥之兆,便忙拔拉槽子里的草渣,终于找到几小块草帽的碎片,接着又找到几块碎钞票。这下子大哥的热汗变成了冷汗,又手忙脚乱地在槽子的这头到那头翻了个遍,仍不见钱的踪影,就用双手拍打着脑袋喊大嫂:“唉,你快来呀,我要来的三千元钱全他妈的让母狍子吃了!”“钱让母狍子吃了?不可能!”大嫂半信半疑地跑过来,一见大哥垂头丧气的样子才信以为真,指着大哥的脑门儿嚷:“你这个死老头子,钱放到哪儿不好,非得往草帽里掖,非得往槽头上挂?是不是被尿水灌昏了头?这回我看你咋整?”大哥和大嫂这一吵闹,惊动来左邻右舍,都跑过来看究竟。其中就有李二憨的老婆。李二憨劝道:“大兄第,先不要慌,再找找看,是不是钱放错地方了?若真是被母狍子把钱吃进肚里,也烂不了。如果把钱取出来,拼对拼对,银行还会兑换。”大哥说:“这钱肯定是让母狍子吃了,隔皮隔肉的怎么取?”“怎么取?杀狍子呗!”李二憨说着,便回家取来杀猪的刀子,挽起袖子,叫几个人先把母狍子潦倒,对准母狍子的前胸就是一刀。这个李二憨真是个宰狍子的行家里手,一刀下去,母狍子就瞪眼伸了腿。看母狍子断了气,他又麻利地剖开狍子的肚子,又慢慢地划开母狍子的胃,果然在一堆草沫里扒出一大堆碎钞票。大伙儿围上来细看,只见那母狍子的胃里泡得时间长了,全都成了碎沫,没法拼对了!李二憨忙叫人拿来一个小筐,把碎钞票沫装进筐里,又牵来两匹马,和大哥一起跨上马,带上盛碎钞票的小筐,策马赶往县城。

  大哥在县银行说明来由。营业员小心翼翼地倒出碎钞票,仔细地拼对了好半天,也没拼对出一张钞票来。无奈,只好叫来行长。行长又看了好半天,也无奈地摇摇头,对大哥说:“这钞票毁得太狠,连号码都看不出来,按规定得作废了!”“啊?”一听这话大哥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连怎么上的马,怎么回的家都不晓得了。乡亲们看大哥的难受样子,也都陪着摇头叹息掉眼泪。

  李二憨的老婆看到这场景,又拿出撒冹的劲头喊起来:“乡亲们,刘老大家有了困难,咱乡里乡亲的不能看笑话!我恳求大家都来买狍子肉,黄金有价情无价,不说价钱,肉随便称,钱随便给,帮助刘老大度过难关!”

  李二憨的老婆一这样说,第一个响应的就是李二憨,率先从口袋里掏出刚从银行里取出的五百元钱往大哥的手里一塞,随手拾了一块狍子肉操老婆喊道:“孩子他妈,走,回家包狍子肉馅饺子去!”乡亲们见了纷纷效仿,多者百八十元,少则五、六十元,争先恐后地买起“爱心狍子肉”来。

  大哥眼看着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票子,顿时破涕为笑:“乡亲们的大恩大德俺刘老大领了,咱们后会有期。我若是养狍子发了大财,也不会忘记乡亲们的——大家都有份!”

浪琴手表quartz

浪琴

普拉达杀手包

lv t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