榨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榨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凡人炼道淫传第一卷逆天改命第二章魅魔寄身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8:43 阅读: 来源:榨汁机厂家

第一卷逆天改命第二章魅魔寄身

隔天,蓝宁醒来,顿觉耳清目明,六识敏锐,天地间的灵气被其感受到。现

在的他承传千世记忆,使得他的心境比一般人老练,彷彿像个千岁老人,饱历风

霜。虽然如此,他当然不是生生世世的经历也记得,他只记得一些重要的部份,

都是片段,能够触动他感情的事情记忆最深。

大病初癒,其他较年长的童工立即命其干活,丝毫没有怜爱之心,幸好王重

阳仙力无边,倾尽全力救他,助他逆天改命,病也全好了,今后的命运如何,端

视乎他的意志取捨。

昨晚王重阳临走前,寄之一梦,梦中训示蓝宁,务要守心正德,行善施恩,

勿作恶欺人,也说出此番世界的残酷现实,仙界中人察看人界,每每悲慽人间疾

苦,暴力与不公,恶人当道,提醒蓝宁勿效法这个世界,堕入孽海迷瘴之途。

伏魔斩妖,诛邪灭恶,尽行善道,广传道音。

蓝宁虽然历世功德浅薄,幸而未做杀孽,方能今生修成灵根,此乃先天灵根,

弥足珍贵,望他能珍视之。

王重阳亦帮他起了一卦,卦象显示,他一生的身边都不乏女性,加之他长相

俊美,定必吸引不少异性,但似乎是祸是福难以下断,临离去前千叮万嘱要他小

心女人,犹其是愈美的女人,就愈加小心,以免身陷情劫,堕入色障之中,能守

身就更好,不然,也不能过早成亲,以免耽误仙途。

蓝宁处之泰然,拥有千世记忆的他,男欢女爱之事早已嚐过,也知道是怎麽

一回事,自然不会强求,但亦不会顾忌。

同时,亦因忆起千世记忆,他记起和王重阳初次见面之时,受其赠予一本

《重阳真经》,其修练之法,仍历历在目,故此他开始修练此功法。

日间辛勤做工,夜晚刻苦练气,但他慢慢发现,他的修练进展缓慢,十天半

月下来,所凝练之气只有那麽一丝,犹如萤火之光,不!比萤火之光还要暗淡很

多。

甚麽先天灵根,弥足珍贵,就这般鸡肋麽?

他不禁怀疑王重阳的说话。

秋至,山峰的另一边一片金黄色,稻穗饱满,色泽亮丽,这些五彩稻散发着

淡淡灵气,有五彩光华显露,因此得名。

这些五彩稻是圣阳门外门弟子专用食粮,和民间凡人一般的稻米有很大分别。

这些五彩稻由外门弟子以灵雨灌溉,又以三品灵兽之粪为肥料,种出来的稻米蕴

含丰腴灵气,故称灵粮。

天气开始寒凉,山边偶尔吹来凉风,秋意飒飒,黄叶枯枝遍地,山林中的灵

兽纷纷躲在老窝中,甚少出没于山林间。

蓝宁行走于林间,像平时一样狩猎野鸡野兔来当餐,单依靠圣阳门的伙食,

根本不够支撑他身体的需要,大部份童工都有这样狩猎,山中灵兽被他们当成一

般野兽,谁不知那些灵鸡灵兔是吃这山林中的天材地宝为生的,肉质中藏着淡淡

灵气,凡人食之,强身健体,益精补血,是一大补品。

所以,能熬出头的童工们,一个个身体壮硕,个头甚大,皆因捕杀这些灵鸡

灵兔来吃,童工们知道其中原委,所以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可过渡猎

杀,以至使某种灵兽绝种了。

蓝宁手中握着自己造的木梭,木梭尖细而长,约莫手掌般大,自从来到这儿,

他就跟庄穆学会造这些镖梭,运用秘传的手法机巧,在猎物出现的瞬间把镖梭投

发出去,掷中目标往往使其身体受伤,使其行动缓慢,再捕猎之。

经他每天暗自鑽研下,这投梭技术已经练至炉火纯青的地步,每一发都能正

中目标要害,一击毙命。

这让他想起某世记忆,曾看过一些修仙小说的描述,运用飞剑的技巧法门也

差不多,心中忽发奇想,那天自己也有一把飞剑,不知能不能运用这镖梭技艺以

控之。

故此,在用这镖梭技艺时,蓝宁都会当作手中的木梭不是木梭,而是一把把

飞剑,万剑齐发,伤敌千里。

蓝宁一边揹着砍下的柴,一边在山林间捕猎,可是今天运气极差,找了两个

时辰,却找不到半隻野兔的踪影。

不知不觉,他误入五彩稻田,放眼望去,尽是一片金黄之色,有五彩灵气萦

迴于穗上,看之令人心醉,他听庄穆介绍过这些灵穀灵粮,心中不禁羡慕那些外

门弟子,日常起居有童工照顾不在话下,又能享受灵粮美食,继而又能一心向道,

修练时间比别人都多,像他们这些童工,只有巴结楚凡,是他的人才能得他传授

开窍之法,其实,本门或许没加以注意,像他们这些童工都自己修练,暗自发奋,

冀望那天能修出灵根,拜入门下。

后天灵根是能培养出来的,不过所用的手段十分奢侈,每天都要吃灵食不止,

还要有独门的心法口诀开启灵窍,化凡为仙,此过程亦称为化凡。

一些大家族的子女,如若先天不足,唯有后天开窍,有一位高人为他灌顶,

正如王重阳当日为邓体景所做的一样,只是有些情况下,先天不足,后天仍难补

救,这大多是一些前世累积孽债,或是没有修行的人,今世注定修仙无望。

观看这些稻穗入神,不知不觉间蓝宁发现稻中隐隐有些黑气存在,他揉了揉

眼睛,以为自己眼花,可是,他如今已经开窍,身怀灵根,对一些灵物特别有感

觉,眼前的黑气不是凡品,仍是一种灵物,当然,后来才知道这不是灵物,而是

妖物。

难道这些稻穗中了毒?他用千世累积的经验试作解释,但也不得圆满,因他

没有一世是修士,凡夫俗子那有见过如此灵异的东西?

蓝宁细察好几株稻穗,皆发现此番中毒迹象,何者与圣阳门有深仇大恨?竟

在外门弟子吃的灵穀中下毒?而且,这下毒手法也不高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

些稻穀中了毒吧,这麽显然易见的下毒手法,怎教人会中招呢?

蓝宁试着伸手触摸此黑气,不碰由自可,一碰即发现不寻常,然后,稻田间

的黑气似乎发现甚麽宝物,飞快地向他这边聚合。

蓝宁整个人被包围在浓浓的黑气中,他本人并不好受,全身好像被万箭穿心,

锥心之痛溢于言表。

最后,这些黑气慢慢地融入他身体之中,久之,气息全无。

蓝宁顿时连打三个喷嚏,一阵恶寒从体内袭来,令他浑身不自在。

「见鬼,这黑气是甚麽东西?有够邪门,还是速速离开吧。」

夜裡,蓝宁又继续修练,可是,原本轻易入静的他,今晚不知为何恶念丛生,

尽不能平静,犹其是一些淫思妄想,总之挥之不去。

本来修练就慢的他,被这麽一弄,修练速度又慢了许多。

翌日,清晨一醒来,蓝宁发现自己胯下裤处内裡湿漉漉一片,竟然梦遗了?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梦遗。

搔头抓腮好一阵子,想及昨夜的确发了一场春梦,但在这世过着苦日子的他,

从来未做过春梦,也不见得有幻想对象,何以昨夜连连生淫思妄想呢?难道和那

些黑气有关?

蓝宁只希望那些黑气不要为身体带来坏的影响,今后还要在仙途上往前走,

如果在如今种下一些不良的影响,令身体受到破坏,这岂不是影响仙途麽?

「呵欠……」「咦?」蓝宁忽然听见有人打了个呵欠,但屋中除他以外别无

他人,这声音来得神乎其神,难道这一世自己也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有幻听了?

「唷!早晨……」这次是一把极为妖野的女声,声音极为妩媚,简直勾魂夺

魄,只听其声就能幻想出声音的主人必定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大家闺秀,不,是淫

娃荡妇才对!

蓝宁着实吓得不轻,他马上四处张望,却不见人影,他内心发毛,毛髮皆竖。

「不用看啦,我在你身体裡面。」那声音又道。

「见鬼!为何躲在我身体裡面?妳是人是鬼?」蓝宁鼓足勇气嚷道。

「呵呵,借宿一宵,借宿一宵罢了。」

蓝宁对于这种轻佻的语气不怎麽喜欢,好像那些玩一夜情的人般,一夜过后,

忘掉对方的样子般无情。

「借你个头!快从我身上出来!」不知那来的勇气,蓝宁竟对着这头不知名

的鬼怪痛斥起来。

他身上散发出一阵黑气,黑气凝聚于他眼前,慢慢地露出一个女性的体形,

果然是婀娜多姿的体态,不,简直能用霸气二字来形容!

「嗨……」黑气消失,在蓝宁眼前出现一位一头妖紫色长髮披身的妖娆少女

来,她双目血红,像能滴出血来般,嘴唇豔丽而丰润,贝齿却洁白如雪,如她的

肌肤一样。

胸前那对霸气的巨乳堪比乳牛,不,比之还大,令人砸舌,加之蜂腰肥臀,

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这麽完美的身材,只被一层不知为何物的紧身衣裙包裹,

黑色的连衣裙裙襬上有褶花,一波一波,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她总是知道蓝宁

的目光放在那儿,特地在他面前摆动一下,以示身姿的姣美。

这麽美的人儿原本至少会让他倾心一阵子,可是,对方散发出来的邪气,令

他望而却步。

「妳妳妳……」蓝宁想说甚麽,却不得要领,眼前的美人儿实在太妖异了。

「我叫魅儿,你可以叫我小魅或魅儿,莫看我外表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其

实我已经活了上千年了啦!」

「上千年?」蓝宁暗暗咋舌,但想深一层,自己也身怀千世记忆,这就不足

为怪了。

魅儿见蓝宁好像不惊不怕的样子,好像有点不是味儿,所以她故意挑明自己

的身份,她右手轻轻向上拨了拨左侧的紫髮,动作优雅至极,蓝宁差点又想射精,

只是后听其道:「我可是妖哦!」结果甚麽精也射不出了。

蓝宁第一次听到妖这名头,心中没底,只是记忆中有看过一些小说对妖的描

述,那些妖无不是怪头怪脑,异常丑陋的生物,和眼前这美人儿相比,对方那儿

有半点恐怖?

场面尴尬非常,一方想看对方惊惧担忧的样子,一方却木口木面,毫无反应,

这教期待的那一方情何以堪呢?

结果魅儿跺了跺玉足,气得重申一次道:「我可是妖哦!妖呀!」

蓝宁彷彿听见头顶有乌鸦飞过留下馀音……

魅儿转念之间想到甚麽,于是走前数步,装凶作势地道:「我可是要夺你精

魄哦。」

蓝宁的目光游移在她的巨乳上,脸色有些微那麽震惊,其实是因她巨乳过大

之故。

魅儿还是觉得不是味道,于是她使出幻身,以一化五,展现不同姿势,齐声

道:「我会妖法哦!」

蓝宁差点没喷血身亡,一位魅儿已经够呛,这时还要出现五位,怎麽不教他

心惊胆颤?

蓝宁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呼连连,胸口起伏,心跳之快可想而知。

他恨不得掏出阳根来狠撸一番,眼前的美人儿实在太可口了。

魅儿这才觉得蓝宁正常,这反应才算是人嘛。

五个魅儿齐走向他,后者一步一惊心,直到她来到他面前,她伸手抚摸他的

俏脸,戏谑地道:「放心,你这麽可爱,姐姐一定对你痛爱有嘉的。」

蓝宁暗自吞口水,这话的意思是他可以和她那个?

看见蓝宁色迷迷的样子,那有十五岁孩童的天真,魅儿忽然觉得被耍了,立

即五形合一变回一人,然后悻悻然站起身,在屋内来回走了数步,忽然察觉到有

人靠近,又化作一团黑气窜进蓝宁身体内,彷彿没有存在过,然后他闻其言,说:

「有人来了。」

过了好一会,屋门才重重地被推开,来人是位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看见蓝宁

坐在地上,已然睡醒的模样,立即破口大骂道:「喂!小鬼头!既然醒了,就来

干活啊,你想耗到甚麽时候?」

「魅……魅儿……」蓝宁这才喃喃自语,神情呆滞的他慢慢恢復过来。

「魅甚魅?你见鬼啦?大白天就在想那种事,你这人真是。」男人用鄙夷的

目光看着蓝宁,心想这麽年幼的小子,竟然也想色色的事,现在的小孩真的人小

鬼大了啦。

「起来!别担搁了。」

「哦……嗯。」

「嘻嘻……色小鬼。」蓝宁脑内响起魅儿调笑的声音,这才让蓝宁感觉实在

些,知道刚刚自己不是发梦。

每天早上都要为外门弟子挑满八口大缸的水,他们会拿这些水洗脸漱口和洗

澡,一口缸一个人用,八口缸就正正为八位外门弟子预备的。

顺带一提,练气四层或以上才算是外门弟子,所以那楚凡还不算外门弟子,

只是一名记名弟子,负责管理童工杂务。

花了半天时间,打好了水,吃过粗饭,蓝宁又进山砍柴了。

因为临近过冬,柴薪的储存量必须够用,所以最近蓝宁要砍的柴多了,也没

甚麽时间抓鸡摸兔,不过,既然他已经开窍,生出灵根,也就对于那些灵鸡灵兔

不怎麽在意了。

他有灵根一事,还没让楚凡知道,如果被他知道的话,不知对方会用甚麽机

心对他,毕竟在这儿只有楚凡一个人半隻脚踏入修士境界,一山不能藏二虎的道

理他还是明白的,所以,在没有足够实力前,他想继续保持现状。

不过,他也知道隐藏的事没有不显露之理,俗话说纸是包不住火的,他有灵

根一事,相信过不久就会被楚凡察觉,他只希望对方看他如猫狗般就好,以现今

他的实力来说,摆在楚凡面前也差无几,修仙界的法则,差之一层境界,犹如一

道鸿沟,没有相应隐藏的实力,是绝对跨越不过这鸿沟。

蓝宁现在一点儿底气也没有,经过半年有多的苦工锻鍊,加上开启灵窍的效

果,顶多让他外看上来更加精壮些和机敏点,对于层次稍高的强者,对打起来绝

对没有胜算。

最倒楣的是,今天还遇到一头妖,妖女!

自从今早看过她的容貌与身材后,直到现在,老实的说,他胯下之物还没软

下来,不知怎地,自被借宿一宵后,他的性能力就增强了不少,究竟是他开始步

入血气方刚的年纪?还是因妖魔作祟?他还没有一个定案。

接下来的日子,每一晚做梦都香豔无比,每朝早醒来裤袴都湿了一大片,让

他好不舒服。

而叫魅儿的妖魔则时不时出现于眼前,趁着无人之时,出来与蓝宁相聚一番,

依她所言,如今的她只剩一缕元神,并无肉身,即是说,蓝宁幻想的男欢女爱之

事绝对不会发生,可是,当他问到自己连日来每晚都发春梦的原因,魅儿直认不

讳地说:「没错,是因我的原故,因我是魅魔一族的妖,魅魔一族的能力就是让

男性产生异想,这基本止不是甚麽妖法所致,乃是天生的本能的体现,你既被附

身,所以被我的本能所影响。」

蓝宁又问:「那长久以往,会不会对身体做成影响?会恢復过来吗?」

魅儿回答道:「基本上每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都有梦遗的情况,次数因人而

异,而你每晚都梦遗,长此以往,当然对身体造成影响啦,轻则长大后变成好色

无厌之辈,重则随魔入道,终堕色障魔海之中,换句说话,即是无论如何,每晚

处于性幻想状态,会令人走火入魔,仙途尽毁。」她说得不痛不痒,似乎无关自

己就不上心。

但蓝宁听后就大为紧张,立即下逐客令,想驱逐魅儿离开他的身体,奈何魅

儿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死活不依,赖死不走,胡吹甚麽已融为一,共生一

体,不分你我之说,蓝宁当然知道是她胡吹之话,然而,最后魅儿却委屈说出真

相。

「我妖体已灭,今元神不稳,不寄人身,早晚沦为他妖所食,或是被正道之

士诛杀,性命堪虞,我只是暂寄你身,当然,在妖体重炼之前,我会一直和你一

起。」说到最后,一番义气之词尽出,甚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还有「你的

事即是我的事」」「义字行头,利字跟尾」等等,听之无奈,闻之无益。

总之,如今她是不会离开蓝宁的了,他只有无奈接受现实,忽又发奇想,问:

「不知我能否吃掉妳的元神呢?」此言一出,魅儿全身哆嗦,一阵害怕,然后劝

说道:「人妖殊途,仙魔不融,你一届修仙之士,竟说出如此有违天道的事情,

着实令人感到震惊啊,要知道人有人道,妖有妖道,虽则共为天道之下,却是两

个截然不同的体系……」魅儿开始有点滔滔不绝的说,蓝宁没在意听,他心中盘

算没错的话,这想法是有点惊为天人,可是不是不能实行。

只是要炼化妖神,当中所遇的凶险在所难免。

不知怎地,魅儿似乎察觉到蓝宁心生恶念,对之失望至极,有很多天躲在他

身体内不言不出,直到此事慢慢被淡化。

(未完,待续。)

龙腾天下手游

真命

神之六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