榨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榨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她带着前夫一起嫁了人

发布时间:2020-10-15 03:47:23 阅读: 来源:榨汁机厂家

中安在线讯 据阜阳新闻网报道,“谭主任,赶紧上班去吧!”“张总你先走,我把手头的活干完。”“刘老师,等会送孩子当心点。”“你们放心去忙吧,我身体没事。”

这样的对话,不是发生在公司或单位,而是市民张敏珍家。

每天早上,张敏珍做好早饭,把在银行上班的大儿子送出门,再赶到乡下的榨油厂;老公谭学志整理好材料,去镇政府上班;前夫刘思扬,则照顾张敏珍和谭学志的小女儿。

这个特殊家庭的故事,还要从头说起……

搬砖、刷盘子、跑销售

最多时她一天打三四份工

1993年,家住颍州区程集镇的张敏珍年方20,这年,她与临镇的中学教师刘思扬喜结连理。第二年,她生下儿子。

就在她以为生活会这样平淡而幸福地过下去时,命运却开起了“玩笑”:1999年,刘思扬被确诊为尿毒症末期。医生判断,他最多活不过半年。

刘思扬才30岁,上有二老,下有儿子,张敏珍觉得,这个家一下子塌了。她带着他四处求医,去阜城、合肥,甚至是北京、上海……结果是:立即透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透析费一个月需要七八千元,当时张敏珍没工作,刘思扬每月才三四百元。她到处求人借钱,但对高昂的医药费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渐渐地,村里传出风言风语:“别看她现在着急,早晚守不住”;“老公这个样子,有几个能过久的?”还有人劝张敏珍,不如趁年轻再找个人嫁了。

“以前刘思扬疼我,家务活、重活从不叫我干,现在他有了病,我不能放弃他,再难都要给他治下去。”张敏珍说。

为了挣钱给刘思扬做透析,张敏珍到处找活干。“只要能挣钱,无论多苦多累、钱多钱少我都抢着干。”那段日子里,张敏珍烧过砖坯,搬过砖、刷过盘子、跑过销售,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打三四份工。她说,那时的自己脑袋里只有一个字:钱。

承受不住时,张敏珍会独自来到文峰公园里,找一个角落蹲下来抱头痛哭。

这么多年来,她只在家人面前哭过一次。那是儿子上高中时,因为家庭贫困,他流露出厌世的念头。得知后,张敏珍大哭:“你爸爸重病,如果再没有了你,那我活着还有什么盼头?”

看着妈妈,儿子一把搂住她:“我一定好好学习,再苦再难全家都要在一起!”

前夫以停止治疗“威胁”她离婚 还要当她的主婚人

张敏珍的付出,刘思扬疼在心里。不止一次,他拉住她的手,让她趁年轻再找一个,“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希望你的下半生能够幸福。”

张敏珍总是以孩子小、工作忙等为由,一次次敷衍他。直到儿子考上大学,刘思扬又一次提出了离婚,甚至以停止治疗“威胁”,张敏珍才含泪答应。

婚是离了,结婚证换成离婚证,但张敏珍依旧外出挣钱,在家照顾病人。

后来,张敏珍想到了创业。2009年,她在相关部门注册了“掩龙贡牌”食用油,凑足资金在程集镇盘下一家小油厂。几年下来,张敏珍开的“家禽养殖专业合作社”已经小有规模,“掩龙贡油”也越来越受欢迎,油厂年产值毛利能达到100万元,解决当地农民近百人就业。

2010年,一次从乡下返城的路上,张敏珍在公交车上偶遇了在程集镇政府上班的谭学志,两人越聊越投机。

当时,谭学志也离婚不久,张敏珍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第二天,谭学志便四处打听,找到了她的合作社。

渐渐的,谭学志知道了张敏珍的故事,对她心生爱慕。可他表白时却遭到了她的拒绝:“我家里的这种情况,你能接受吗?无论如何,我不能丢下老刘不管。”

经过思索,谭学志作出了让亲朋好友难以接受的决定:接受刘思扬,共同组建新家庭。“我们的爱情没有花前月下,就是在一起吃个饭,打个证。”谭学志说,好在刘思扬对他非常热情,只是要他好好对待张敏珍。

“这些年,敏珍的苦和累,我都看在眼里,但我帮不上忙,她对这个家的付出已经太多太多。”刘思扬说,他对张敏珍的疼爱一如既往,但不应该自私拖累对方。“我一再跟他们讲,应该好好举办一场婚宴,我来当主婚人。”

“我有俩爸爸 一个谭爸爸,一个刘爸爸”

渐渐地,这个家苦尽甘来:2012年,张敏珍和谭学志有了宝宝;经营的合作社还被市经信委命名为“阜阳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掩龙贡”油获评首届安徽?阜阳旅游必购商品、县(市)级非物质文化;张敏珍去年被授予全省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

现在,张敏珍在中鑫御景买了房,一家人搬进新家。看着新房,张敏珍颇有感慨:“谢谢好心人帮我渡过难关,还有市直、区直很多部门的领导为我创业牵线搭桥。”

同一个屋檐下,这样的家庭,会不会出现摩擦?面对记者的疑问,谭学志憨厚地一笑:“刘老师人非常善良,大家从没红过脸。”

买房时贷款需要担保人,他们三人一起去的,由刘思扬为谭学志、张敏珍夫妇做担保。弄清楚了原委,工作人员都被这个特殊家庭的故事所感动。

谭学志性格内向,也不会做家务,张敏珍有时会埋怨几句,这时,刘思扬便会上前劝解。

因为谭学志夫妇忙,有时不做透析,刘思扬就去接送孩子。

幼儿园的阿姨常常搞不明白也晕了,这时,孩子总会一脸骄傲地回答:“我有两个爸爸,一个谭爸爸,一个刘爸爸。”

记者手记

采访中,有个小细节让我难忘。

在乡下参观完张敏珍的炼油厂,返城到她家里时,谭学志和刘思扬正倚靠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谍战剧。前任、现任边聊边看,一派和谐的场景。

采访前,我也曾担心,会不会遭到拒绝?会不会有尴尬的场景?但结果证明,顾虑纯属多余。

我计划中的采访对象是张敏珍,却发现这一家人都给我留下了感动:张敏珍本是柔弱女子,却毅然决然挑起家庭和事业的重担;刘思扬身患绝症,却屡屡“相逼”让妻子寻找自己的幸福;谭学志寻觅真爱,共同与她扛起家庭的重任。

祝愿这三位善良的人,这个特殊的家庭否极泰来,一生平安。(记者 任刚/文 戴文学/摄)

广州专业阴道疾病医院

成都青羊区治疗阳痿医院哪家好

昆明和万家妇科医院怎么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