榨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榨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鄂尔多斯楼市空气弥漫民间借贷步步惊心

发布时间:2020-10-17 00:15:53 阅读: 来源:榨汁机厂家

鄂尔多斯:楼市“空气”弥漫 民间借贷步步惊心

GDP连年攀升、增长竞争力位列全国第一的鄂尔多斯,在一片荒漠中斥资50亿元建起一座新城——康巴什。这座方圆32平方公里的城市,只有不到3万人居住,空旷的街道,漫天飞舞的黄沙与鳞次栉比的楼群相比显得十分怪异,有人将这里比做“鬼城”。IC/供图  北国深秋,鄂尔多斯这座凭借丰富的资源崛起于草原上的城市看起来宁静、祥和。但即使是路边小饭馆的服务人员都知道,这座富饶的城市正到处涌动着一种不安的情绪。  只要有人打听,这里的人们都会这样告诉你:这座城市的民间借贷市场已陷入一种恐慌,钱似乎很难再要回来,而这一切都源于房市的低迷。  中福地产王福金自杀案、苏叶女案、祁有庆案等等,伴随着温州高利贷危机的升温,弥漫在鄂尔多斯城上空的恐慌也在升温。为此,这座城市的管理者连日来密集召开会议,研究应对措施,并要求有关部门谨慎发布相关信息,以防信息被公诸媒体后引起误读,反而进一步放大这种恐慌。  这种不安的情绪,甚至已引起更高层的注意。10月14日,公安部经侦局某高官飞赴鄂尔多斯,就当地的民间借贷市场情况与鄂尔多斯公安局以及相关部门进行座谈。该会议进行良久,一位参会人士说,原定于下午4点结束的会议,一直拖到了6点。  在温州危机之后,鄂尔多斯这座“放贷之城”正引起前所未有的关注,人们担心它会成为温州第二,而目前爆发出的一些问题似乎也印证了这种担心。事实果真如此么?  从证券时报记者在鄂尔多斯采访过程中的所见所闻来看,悲观、乐观者兼而有之。但有一点则是共识,那就是,无论是官员、学者还是民间参与者,他们都认为:这座城市的房地产正面临一个顶部,而房地产正是这座城市的另一条腿——还有一条腿是矿产资源。  对于鄂尔多斯来说,这的确是一场危机。不过,这场危机,未必会让这座城市从此跛足。  全民皆贷的风险  鄂尔多斯民间借贷规模到底有多少?无论是官方还是研究机构,没人能够说得清、道得明。但大家都知道,这里的民间借贷市场异常活跃,可谓“十人九贷”。  鄂尔多斯金融办副主任赵光荣说,如果按照地区融资总量的20%计算,这一数字约是300多亿元。内蒙古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余光军给出的数据更多,为700亿元左右。但顾展则认为,上述数据显然是保守了。据其观察,在鄂尔多斯,90%以上的当地人都参与了民间放贷活动。顾展拥有一家公司,从事房地产配套行业,自己也从事放贷活动。  这里民间借贷市场的活跃与当地丰富的煤炭资源密切相关。赵光荣说,民间借贷的繁荣根本原因在于资金供求矛盾突出,当地持续多年的经济快速发展,带来了大量的资金需求,但正常渠道的资金供给却相对有限,从而形成了巨大的资金缺口。而煤炭价格上涨以及拆迁补偿给当地人带来的资本积累则在两者之间提供了一道弥合的桥梁。  顾展表示,当地民间借贷并不是自兴起之初就是人人敢贷,而是随着信誉体系的成熟,以及一笔笔说到做到的诚信资金本利回笼产生的巨大财富效应,令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余光军说,这里的门槛很低,一般只要3万元就可以参与放贷。正是在这样的低门槛推动下,鄂尔多斯形成了目前几乎全民皆贷的现状。  这里的民间借贷市场自有规则和判断。规则就是:高信誉、高利率、短平快。而放贷的一个普遍标准就是对方要拥有实业。按照这个路径,鄂市民间借贷的最终流向多为煤炭和房地产。  在此基础上,对鄂市民间借贷潜在的风险进行分析,坊间产生了不同的判断。余光军认为,与温州相比,鄂市产业更为单一,完全依赖于资源和房地产,几乎没有什么中小企业,一旦发生风险就比较危险,因此,鄂尔多斯很有可能会成为第二个温州。但赵光荣和顾展则表示,完全没必要悲观。他们认为,鄂市经济结构以煤炭为主,在整个经济结构中,煤炭行业占比达到60%,在煤炭行业仍景气向上的情况下,鄂市不会出现诸如温州那样的问题。“煤炭和国家经济密切相关,如果鄂尔多斯出现了问题,那么全国经济也一定出现了大问题。”赵光荣说。  不过,即使是这些乐观者,他们也认为,目前鄂市的房地产市场已经暴露出了一些不容回避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房地产市场已经饱和、价格已经出现泡沫等等。谁都不怀疑,一些中小房地产企业很有可能在此次危机中倒下。  而诸如王福金自杀、苏叶女案等陆续曝光的一些恶性事件无疑也一天天刺痛着鄂尔多斯敏感的信贷神经。对于鄂市而言,即使尚无远虑,也已有近忧。余光军说,民间借贷的一个重要风险就是可能会导致中低收入人群血本无归,进而造成社会问题。  房地产“裸奔者”恐将倒下  鄂尔多斯新区康巴什因《纽约时报》一篇“鬼城”的报道而闻名全国乃至全世界。当地官员并不太认可这种说法。在市政府入驻之后,这里已不再是人迹罕至。不过,仍显寂寥。华灯初上时,璀璨的路灯仿佛诉说着这座城市的经济成就,但漆黑的楼宇却表明,这里缺少一些人烟。  与上述现象相印证的是有关房价的疯狂数据。2005年,鄂尔多斯的居民住宅均价仅为每平方米1000元左右;2006年涨到1800元;2007年升至3000元。2008年,楼市因全球金融危机略有下行,但步入2009年后则再度复兴。时至今日,当地均价已达每平方米7000元以上,个别高档楼盘甚至达到2万元以上。  蓬勃发展的房地产业无疑成了那些冒险家的乐园。顾展说,这些年来,富起来的人都是那些胆大者,融资进入煤矿或者房地产市场,在经济发展突飞猛进的这些年间,这些人往往一夜暴富,这也导致他们往往缺乏对融资风险的考量——这正是目前人们所担心的。  事实上,随着鄂尔多斯对煤炭产业的深度整合,这种担心正越来越贴近现实。当煤炭小企业在重组壮大后,客观上就不再需要从民间进行融资,民间借贷市场的压力将主要集中于房地产业。也正因此,在鄂尔多斯,有一种说法是“鄂市房地产开发资金80%来自于民间借贷市场”。不过,余光军认为,这一说法并不科学,由于外来开发商的进入,很难具体统计出这一比例。  但即使没有那么高的比例,一旦鄂市房地产长期陷入低迷,风险仍然不可忽视。顾展说,三四年前,大家就在喊狼来了、狼来了,但房价太疯狂了,没有任何人相信。这次如果没有资源相关产业的依托,那么那些“裸奔者”很可能会冻死在寒风中。  鄂尔多斯房管局的调研显示,虽然目前多数企业经营状况仍然良好,但今年以来已经出现滞销。而根据鄂尔多斯地税局的数据,今年以来,房地产税收收入增幅也出现大幅下降。事实上,当地房价目前也开始下滑。  赵光荣说,鄂市的房价确实太高了,目前应该就是一个顶部,短期内无望恢复上涨通道。余光军也认为,房价已触顶,但根据当地规划,到2013年之前,鄂市的房地产市场可能还会有一定的空间。“今年鄂市房地产施工总量达到2300万平方米,相当于包头和呼和浩特两市之和,这是完全不正常的。”余光军说。  有迹象显示,目前鄂市房地产企业资金链已开始出现问题。当地许多房企既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也无法从民间借贷市场进行融资,因为目前都在往回收钱。在这一背景下,中福地产王福金的悲剧可能不会是孤例。  风险化解之策  所幸,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市场暴露出来的问题已经引起该市市政府的高度重视。据记者了解,近日来,鄂尔多斯市政府已接连召集银行机构、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进行座谈研究对策。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未来几日,鄂市将正式出台一份主题为“维护金融稳定,促进房地产稳定健康发展”的文件。该文件的主要内容包括:要求在四季度银行提供100亿元的新增贷款;争取银行利率上浮水平低一些;不再新建保障性住房,对目前市场上的商品房进行回收从而作为保障房进行供应;压缩房地产土地供应,减少开发量。此外,鄂市还将对非法集资活动进行从严监控并予以严厉打击。  值得注意的是,10月14日,公安部经侦局某高官也飞赴鄂尔多斯对当地民间借贷市场状况进行了调研。当地公安部门的官员在会上汇报了最近以来发生的几起非法集资案件。  鄂尔多斯市委宣传部的一位官员说,事实上,鄂尔多斯市一直高度重视民间借贷的安全运行问题,譬如,制定了民间借贷风险防范和处置预案,加强风险监测、预警、处置,对可能出现的民间借贷纠纷进行全面摸排,提前制定处置预案,明确责任部门和工作人员等。不过,他认为,大力发展金融产业,切实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并加快金融制度创新,才是推进民间借贷阳光化的治本之策。  值得注意的是,在评估民间借贷风险和如何化解风险这个问题上,余光军提出了有别于目前市场人士的观点。他认为,风险的暴露从长远而言,对鄂尔多斯有益,目前鄂市出现的问题只是经济运行到一定阶段出现的一个正常现象,对此反思并进行治理最终有助于经济发展回归理性。  至于所谓的民间借贷阳光化问题,余光军认为,这样的理论完全行不通。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民间借贷都是生产性借贷,民间经济活动不具备运行的正规性,譬如看病借钱,打一个欠条就可以借到钱,这在正规的金融机构是完全办不到的。  他强调,如果对民间借贷市场进行规范,使之阳光化,那就变成了村镇银行,势必又会纳入到现有的金融体系中。因此,正确的路径应该是对现有的金融体制进行改革,使之更好地服务于社会,从而压缩民间借贷市场的空间。同时,应该加大法律法规和金融风险防范知识的宣传力度,提高社会公众的风险意识和识别能力,引导公众理性投资。

alevel报考

A level课程

ib班

相关阅读